山西省运城市城市分站: 盐湖 | 永济 | 临猗 | 河津 | 芮城 | 平陆 | 夏县 | 垣曲 | 万荣 | 新绛 | 稷山 | 闻喜 | 绛县 |

百花节,从“美丽”到“经济”

2019年04月01日 14:12 来源:运城新闻网 作者:陈永年

499722926.jpg    

3月26日,运城市2019年“古中国·大运城”美丽乡村百花节启动仪式上瑜伽爱好者正在表演    

    百花节本是旅游产品供给侧改革的创新。

    直到去年,遍及河东大地,每到春天无比绚烂的“花资源”,才真正进入主政者的视野。

    去年4月2日,2018“古中国·大运城”美丽乡村百花节启动仪式在万荣县南景村桃花源举行。这标志着,一个以“美丽经济”为主打的新的旅游品类,正式并入运城旅游的版图。

    一年的摸索,我们取得了成果,也发现了问题。作为运城“三节三会”中的“一节”,百花节要担负起运城旅游新生力量的重任,要实现“以旅兴农、以农促旅、农旅融合、推动发展”的目标,必须以花为核心,但同时也要意识到,做好花文章,重点在花外。

    围绕核心资源如何进行市场开发,如何进行周边产品研发,如何激活核心资源的价值,是困扰运城旅游多年的老问题。如今,我们开辟了一个新战场,但老问题同样需要给出答案。

    百花节,如何从“美丽”到“经济”?五彩缤纷、鲜艳炫目之中,需要冷静地思考。

    3月26日,运城市2019年“古中国·大运城”美丽乡村百花节启动仪式,在盐湖区陶村镇桃花岭上如期举行。

    又是一年桃红片片,人潮涌动。

    已是第二年的百花节,影响力逐渐提升。一年的摸索,我们取得了哪些成果,又发现了哪些问题,作为运城“三节三会”中的“一节”,百花节要担负起运城旅游新生力量的重任,还需要在哪些方面破题、发力?

    因创新而生,更靠创新成长

    严格意义上讲,“百花节”是一个“无中生有”的节庆活动。

近年来,随着运城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,很多县市的农业主导产业转向了经济作物。桃花、杏花、梨花、荷花、梅花,还有各种药材的花,春花秋实四季轮回,一年四季月月有花。花当然是各种美丽,但就在去年之前,这些遍及四野的各色鲜花,还只是务农者及少数人欣赏的对象。

去年,这些闲置的“美丽资源”正式进入主政者视野。2018年4月2日上午,2018“古中国·大运城”美丽乡村百花节启动仪式在万荣县汉薛镇南景村桃花源举行。这标志着,一个以赏花经济为主打的新旅游品类,正式进入运城旅游的版图。

    这是一次旅游产品供给侧改革的创新。

    河东广袤田野上怒放的鲜花,原本只是硕果累累的前奏,顶多以花粉或花瓣给村民带去些许收益。另一方面,一大群有着旅游刚需的游客,却不知把激情的脚步往哪儿迈。

举办百花节,把想旅游的人引到鲜花丛中,又能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,形成真实的收益。这些都很好,但还都是百花节最表层的经济互动逻辑。

    互联网上,最讲究流量为王,谁掌控了流量谁就拥有了一切。其实旅游同样也是流量为王,只要把人流引来,那就意味着成功了一半。举办百花节,用鲜花资源吸引媒体的新闻资源,提高了城市知名度,吸引了各地游客,也为当地的特色农副产品增加了销售渠道。本质上,通过举办节庆活动,对一二三产的资源进行重新优化,促进具有多种用途的资源进行更有效率的配置,这才是节庆活动所为人看重的真实底层逻辑。

    正是出于这样的制度设想,运城每年的百花节,分不同县市,会从3月一直持续到7月:

    盐湖区“花开盐湖·美丽乡村游”,河津市第三届桃花节,永济市第四届薰衣草采摘节,临猗县第二届峨嵋果品博物院生态旅游文化节,万荣县第三届“果海笑城·畅游后土”美丽乡村游,稷山县枣花节,新绛县第六届桃花观光交流会,闻喜县第四届山楂花节,绛县第三届樱桃文化节,垣曲县美丽乡村赏花节,夏县赏花观光节,平陆县第三十届桃花艺术节,芮城县圣天湖荷花节……

    各地围绕着赏花经济,组织各种活动,比如品农家饭、住农家院、购土特产,再比如农资交易、农技推广、果商签约、文化旅游惠民,都是期盼着能通过对农业资源的开发,实现二产和三产的融合发展。

    任何一种创新,在诞生之前都只需要天才般的设想,但要让设想照进现实,对现有的经济模式进行改造甚至是革命,还需要一系列严谨甚至是琐碎的细节工作。在这个意义上讲,一个创新从点到面的延展,更关键的是,以无数个细微的成系统的创新来支撑。我们的百花节办到第二年,取得了初步的成果,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,但是离我们设想的目标还有距离,还需要一如继往地创新和改革。

    做好花文章,重点在花外

    百花节要实现“以旅兴农、以农促旅、农旅融合、推动发展”的目标,当然要以花为核心,但同时也要意识到,花只是一个附着点、一个平台、一个渠道、一个桥梁,做好花文章,重点在花外。

    今年的百花节,运城学院美术与工艺设计系的二十几名师生将画架、手工台搬到了桃林边,搬到了油菜花地。他们在衬衫上进行的丝网印刷,图案是学生创作的,印版是老师制作的,他们现场操作,游客也可以亲身体验。这不仅提高了节庆活动的文化气氛,更重要的是将学校的日常教学与实际运用联系了起来,将学生的创作与市场的需要对接了起来,并通过消费者的反映来检验学校的教学内容是否适路。

    “高校科研产品的转化一直是个大难题,我们到这儿的目的,就是想通过这一平台,打通学生作品与市场产品的通道。”该系副主任李莉说。

    在现场,师生们还现场教授游客自制桃花纸。他们将鲜艳的花瓣撕下放到一种溶液里,随机搅拌之后,夹在两张卫生纸之间,待纸晾干,便成了很有特色的桃花纸。纸上花瓣形状颜色清晰可见,可玩性强,裁成书签等物品又有一定的实用价值,受到游客欢迎。另外,他们还在现场作画,无论油画、水彩还是国画,唯一的主角都是桃花。

    高校师生的加入,凝炼了节庆的主题,提高了文化氛围,增加了旅游产品的创新与供给,更给他们自己的产学研转化提供了机会,可谓一举多得。

    同样到桃花节上寻找机会的还有一些民间艺人。李全平是市区一个痴迷面塑的年轻人,他为桃花节专门创作了两件作品,无论是衣袂飘飘的桃花仙子还是诱人的大仙桃,都很切题。

在李全平的小摊上,随处可见传统民间艺术与市场对接的痕迹。

    “以前面塑形象主要是戏剧人物,现在的小孩或年轻人更喜欢他们熟悉的卡通人物,比如小猪佩奇啊汪汪战队啊之类的,我就在这方面进行了改变。同时,原来的材料以面为主,现在又加进去了轻型粘土。”他说,以前面塑市场不是太好,他根据市场调整之后,效果不错。

    同样在现场的,还有陶村镇绣娘香包合作社的村民。几名农村妇女,边做香包边销售,一早上就卖出去了300多个。村民邢丽娟说,她们都是在农闲时做香包的,以前主要通过赶集上会销售,现在主打线上市场。“我们过来,主要是想提高产品的知名度。”她说。

    作为一种节庆活动,百花节自然要以花为主,但却不能仅仅有花,而要最大限度地综合各种发展要素、统筹各类发展资源、提供各种发展机会,在百花搭台的同时,也要做到百花齐放。这样的话,我们的百花节文化韵味就可以更浓,旅游产品就可以更加丰富,彼此围绕着百花互动互促、做足文章,就会将节庆活动的价值放到最大。

    要“美丽”,更要“经济”

    来自黑龙江的王先生,今年是第二次参加百花节了。

    他说,经过一年的发展,今年百花节的基础设施条件明显比去年好了,停车场更大了,沿路的指引标志更完善了,浏览秩序也更好了。但他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:“这是桃花节,不能光有桃花,光有‘美丽’,还应该跟当地的生产、销售、产业联系得更紧密一些,说白了还得是节庆搭台经济唱戏嘛!”

    运城有着丰富的花资源,可以轻松举办各种有关花的节庆活动,但要将百花节办好,将“美丽”变成“美丽经济”,农业资源的拓展只是基础,更重要的还是要引入三产的营销原则与二产的产品思维,最终才能实现一产、二产、三产的大融合和大发展。

    盐湖区陶村镇赵棠庄村有个茗菊韵有限公司,此次桃花节,公司负责人王迎红带来了各种菊花产品,甚至还专门为百花节制作了相关产品。她家里一共种了200亩菊花,今年又成立了合作社,带动周边村民种植了一百多亩。

    王迎红说:“现在合作社的带动力越来越高,种植面积越来越大,销售的责任也更大了,我们希望通过参加百花节,能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当地的好产品。”

    看着王迎红的菊花产品受到游客欢迎,记者意识到另一个问题:我们的桃花节上,真正和桃关联紧密的产品很少。除了我们熟悉的花瓣、花粉、桃木制品外,围绕着一个桃字,我们还能做什么?只有引入工业的开发设计思路,再加上服务业的营销理念,才能真正把“农旅融合”的工作做好。

    运城的花资源如此丰富,从现在到7月,各个县市各种花的节庆活动有很多,那么,如何做出自己的特色,这就成了问题。毕竟,桃花与梨花的不同,只能算是最基础的自然形态的区别,而要让游客到桃花节上,感受到与梨花节完全不一样的旅游体验,那就非得下一番功夫不可。这里面有节庆活动操作方式和彼此定位的区分,但更重要的,还要有旅游产品的区别,这就需要更加重视旅游产品的研发。

    我们举办百花节,把外地人引到运城不是目的,在接下的工作中,我们还要对游客的需求进行有效的鉴别并满足,提供丰富的让游客感兴趣的产品,最大限度地激起购物的冲动,让游客在旅游中感受到不一般的特色体验——做到这一步,我们的百花节就算成功了。

    运城作为农业大市,各种农业资源无比丰富,这就像运城作为文物大市,各种文物资源无比丰富一样。但是,我们的这些农业资源和文物资源,只是核心资源或者初级资源,围绕这些资源如何进行市场开发,如何进行周边产品研发,如何激活资源的真正价值,是困扰运城旅游多年的老问题。如今,我们开辟了一个新战场,但老问题同样需要给出答案。

   如何从“美丽”到“经济”,如何让河东大地遍地盛开的鲜花变成“美丽经济”,需要做的,还有很多,很多。(陈永年)





责编:陈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