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省运城市城市分站: 盐湖 | 永济 | 临猗 | 河津 | 芮城 | 平陆 | 夏县 | 垣曲 | 万荣 | 新绛 | 稷山 | 闻喜 | 绛县 |

“高台花鼓不挣钱”的 另一种视角

2019年03月12日 10:51 来源:运城新闻网 作者:陈永年

    在稷山采访,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发现是,名闻天下的稷山高台花鼓,从经济效益来讲,竟然“挣不下大钱”。

  对于像高台花鼓这样的传统项目,生存现状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。在2016年,稷山高台花鼓参加北京卫视《传承者》节目,因为一些年轻人嘉宾评论花鼓“不创新,没市场,没有个人英雄”等,陈道明公开“发飙”,直称其评价“无知无畏,太胆大”。双方“掐架”引发全国媒体关注,甚至《人民日报》也以《传统曲艺如何觅得“风口”》发声评论。

  其实,双方辩论看似激烈,但实质上却是各说各话。陈道明们看的是文化的传承,是精神层面;年青人嘉宾关注的是形式的创新、个性张扬和市场的前程。如今“事件”已了,但答案依然没有。

  作为祭祀农耕文明始祖后稷、由农民创造的民间艺术形式,高台花鼓从诞生之日起,就是一个精神层面的东西,是以鼓乐喧天之声求五谷丰登之报。后来,逐渐演变成庆祝丰收的社火表演节目,依然是纯消费型的自娱自乐。沿着这样的发展轨迹,一直到了新世纪,在新的传承人的重新加工和创造后,这个流传于当地的农民社火表演项目才登上大雅之堂。

  让为农耕文明量身打造的高台花鼓在商业文明中谋求发展,还要求如鱼得水,这本就是一个跨界的高难度课题。就像稷山县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原旭东所言:“高台花鼓代表着一种精气神,体现了一种时代精神,彰显着文化自信和自强不息。”

  要让高台花鼓有收益必须有需求,那么,可能的消费者是谁呢?是代表更高层面的国家或团体,还是一个个个体性的消费者?这不仅是摆在高台花鼓面前的问题,更是摆在所有传统文化项目面前的难题。

  其实,“高台花鼓挣不下大钱”的问题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。

  首先,我们不要把高台花鼓当作一个独立的项目来论其盈亏。如果把稷山县出产的所有产品视作一个整体,我们就可以看出来,高台花鼓在对外推介稷山地域品牌方面,发挥着其他实物型产品所不可比拟的功效。花鼓所到之处,自是“稷山”品牌擦亮之时。这就像在农民丰收节上,要展示稷山板枣的不一般,也要先敲上一通高台花鼓一样。

  让高台花鼓这样文化类产品攻城略地,实施县域品牌营销,随后其他产品紧跟走量,这已是一个成熟的自成逻辑的商业模式。我们终止“高台花鼓能不能挣大钱”的争论,一方面要让“高台花鼓”充分发挥,去做自己擅长的事情;另一方面,在县域内也要优化分配模式,“高台花鼓”在县域品牌营销中的付出是应该得到回报的,也应该参与利益分配的。

  当然,让“高台花鼓”以品牌营销而非产品销售的角色,参与市场竞争,只是个大思路。如何更准确地定位,如何更科学地考核,如何激发活力而不是养群懒人,都还需要制度性的创新和约束,在这方面,作为文化沉淀深厚的运城,是可以进行一番探索的。




责编:陈卫